学术活动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活动

政国大讲堂第四十六期:民族问题争论的回顾与反思

发表人: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时间2021-11-17 20:00:00 点击:

(通讯员:车孟书)2021年11月17日,政国大讲堂第四十六期在文华公书林五楼模拟联合国教室举行。中南民族大学的雷振宁教授带来了题为“民族问题争论的回顾与反思”的讲座,本次讲座由唐鸣教授主持。 21、20级政治系研究生聆听了本次讲座。

雷振扬教授,中南民族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是国家民委首届突出贡献专家、湖北省学科带头人,曾任湖北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立法顾问组成员、中国民族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法学会民族法学研究会副会长等职务。主要从事法学理论、政治学理论、民族政策与民族发展问题的教学与研究工作。主持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重大课题攻关项目1项,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1项、一般项目1项,省部级社会科学基金项目8项。

讲座开始前,唐鸣教授对雷振扬教授的到来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唐鸣教授表示在当今国内国际形式复杂多变,各种不确定因素增多的大的时代背景下,雷振宁教授带来的对民族问题争论的回顾与反思对今后一个时期我们正确处理民族关系和民族问题具有重要的意义。

讲座伊始,雷振扬教授首先谈及了理解我国民族问题基本国情的几个要点。第一是中华民族是多元一体的,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二是要准确理解我国民族地区战略地位重要性;三是看清我国民族地区情况复杂性。主要体现为特殊的历史与地理环境、发展相对落后、民族与宗教问题交织,国内因素与国际因素勾连等;最后一个要点则体现为处理好民族问题于我们国家而言的重大意义。雷教授认为,无论是建党还是建国以来,民族问题于我们党还是我们国家而言都是十分重大的问题,而能否正确成功处理民族问题关系到我们党和国家的百年大计。

随后,雷振扬教授讨论了当今民族问题争论的背景。第一个背景是第三次民族主义浪潮的冲击与苏联的解体;其次是国际敌对势力的施压与一些极端思潮、活动对我国的影响;三是民族地区发展面临新情况与民族政策执行出现新问题;最后是近年来民族地区接连发生一系列暴恐事件。雷教授认为以上种种背景都值得我们进行深刻反思。

在谈及这些问题争论产生的过程时,雷振扬教授认为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00-2004)体现为“民族”与“种群”的概念争论;第二阶段(2004-2011)则主要针对民族问题“去政治化”及相关论点展开;第三阶段(2011-2014)主要针对“第二代民族政策”的观点展开。雷振扬教授认为我们在对民族问题的讨论上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见解,但必须坚持底线思维,不能在民族问题、民族关系上犯根本的政治错误,要坚持一个中国的根本原则,坚持党对民族问题的领导。

接着,雷振扬教授对当下民族问题争论的焦点问题及主要观点展开了系统的讨论。雷教授首先引用了国内各学者当下对民族与种群的观点对“民族与族群”这个概念进行了详细阐述,在阐述后,对于如何评价中国的民族识别,雷振扬教授也分享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再次,对于中国的民族政策是否照搬苏联模式的问题上,雷教授认为值得我们进行反复、深入思考。

在诸如“如何评价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民族问题是否可以去政治化”“如何评价民族优惠政策”等问题上,雷振扬教授认为我们在民族问题的处理上尚有完善的空间,诸如在民族政策上,可以更多针对特定地区、特殊问题、特殊事项,尽可能减少同一地区中民族之间的公共服务政策差异,增强各族人民的四个认同,但像一些西方学者大力提倡的所谓的民族问题去政治化是坚决不可取的。

在讲座尾声,雷振扬教授总结了自己对当前民族问题争论的评价和看法。首先他认为争论回应了社会转型期民族发展面临的热点难点问题,其提出和阐释的一系列观点,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为高层决策提供了重要参考,唤起了学界、政界对民族理论、民族政策、民族问题的关切,体现了学者的社会责任与担当。其次,对于争论中存在的一些不理智、情绪化、简单化、片面化的现象,我们要正确识别,理性分析。最后,雷振扬教授认为民族治理的确面临许多新问题新挑战,需要我们与时俱进,但不能脱离国情,搞历史虚无主义,盲目走西方式的民族道路,他特别强调要立足中国国情,坚持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中国化,对民族问题的研究要多学科参与,注意倾听不同的声音。

至此,本次讲座圆满结束。